TAG标签 |网站地图 |免责声明
位置: 主页 > 长篇笑话 >

科学松鼠会 科学布道者

时间:2019-02-24 00:01 点击:

500)this.width=500" src=upload/news/n2009061814385318.jpg>
本刊记者 郑廷鑫



科学松鼠会一周岁了。

“这些我认识不到一年、见过不到十次的人,竟像十年的好朋友一样,一想起他们就觉得美好。”在周年庆回顾文章中,松鼠会的创办者姬十三这样说。

领袖的还有谁? A:坚持、并能影响一批人坚持。我们所“认识”的“那么多人”,都是媒体包装后呈现给我们的。此种情况下,我不敢说什么人最值得我钦佩。如果在30岁上下的人中选,我选柴静。 Q:责任和个人自由,你最看重哪一个? A:前者。人要有担当。 Q:对你影响最大的一本书、一部电影? A:《自私的基因》、《接触》。 Q:你觉得什么是最重要的? A:保持宽容、平和的心境。 Q:你幸福吗?有没有不安?最大的担忧是什么? A:还不错。中午的太阳,可以看作才上升了一半,也可以看作再一半就要落了,乐观与悲观很多时候是对人不对事的。我只担忧自己能力的局限。 如何把“科学”传播给大众,殊非易事。 “剥开科学的坚果,用文字传播科学之美”,是这群兼具理性精神和人文趣味的作者们的雅愿
这些他认识不到一年的好朋友,散落在世界各地。一年前,在姬十三的提议下,这批年轻的科学写作者们组织了这个供科学作者、译者、编辑和记者交流的平台,起名科学松鼠会。

半年后,科学松鼠会以最高的网友投票率,获得德国之声博客大赛“全球最佳博客”和“中文最佳博客”两项公众奖。“它的写作内容从玫瑰花到太空船,几乎涉及所有的科学主题,而且作者们有办法将科学写得活泼好看又不失专业。”这是主办网站对松鼠会的介绍。

然后是出书。今年1月11日,科学松鼠会的文集《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》的新书发布会后,出版社就决定即日加印5000册,达到11000册。目前已经加印到第5次,达到26000册。

松鼠会的成员里,既有本土的博士、硕士生,也有留美的博士后,很大一部分是直接受过国外文化熏陶的,互联网的知识共享精神也影响着这一代人。与《十万个为什么》里老科学家讲故事不同,这些年轻的科学作者们的文章,可以嬉笑怒骂,可以有人性的纠葛和困惑。如梁文道所说,“他们的科普小品简直有点像是带甜的凉茶”。

“‘科普’总有点高高在上的感觉,我来‘普及’你。何况我们也不总是为了普及什么知识。只是几个人跟你坐下来扯一些科学知识。国外叫做science writer,就是科学作者。”姬十三说。他一直认为,松鼠会所做的工作,就是剥开科学的坚果,用文字传播科学之美。

姬十三答《南方人物周刊》问

Q:对自己的现状满意吗?

A:满意。在做喜欢的事情,有很多人帮助,未来不是确定无误却也不虚无。

Q:对你今天所取得的成就,有何心得可以与他人分享?

A :给予别人的越多,你所得到的也会越多。不要介意付出,年轻的时候尤其如此。

Q:对你父母和他们的成长年代,你怎么看?你理解他们吗?

A:一个缺乏可能性的年代。理解与否不是我可以判断的。无论理解与否,我们都首先要关爱父母。

领袖的还有谁? A:坚持、并能影响一批人坚持。我们所“认识”的“那么多人”,都是媒体包装后呈现给我们的。此种情况下,我不敢说什么人最值得我钦佩。如果在30岁上下的人中选,我选柴静。 Q:责任和个人自由,你最看重哪一个? A:前者。人要有担当。 Q:对你影响最大的一本书、一部电影? A:《自私的基因》、《接触》。 Q:你觉得什么是最重要的? A:保持宽容、平和的心境。 Q:你幸福吗?有没有不安?最大的担忧是什么? A:还不错。中午的太阳,可以看作才上升了一半,也可以看作再一半就要落了,乐观与悲观很多时候是对人不对事的。我只担忧自己能力的局限。 如何把“科学”传播给大众,殊非易事。 “剥开科学的坚果,用文字传播科学之美”,是这群兼具理性精神和人文趣味的作者们的雅愿
Q:你对这个时代有什么话不吐不快?

A:没有。没有什么话是一定要在这里才能吐了快了的。

Q:在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,你对你所从事的领域的前景怎么看待?

本刊记者 郑廷鑫 科学松鼠会一周岁了。 “这些我认识不到一年、见过不到十次的人,竟像十年的好朋友一样,一想起他们就觉得美好。”在周年庆回顾文章中,松鼠会的创办者姬十三这样说。 这些他认识不到一年的好朋友,散落在世界各地。一年前,在姬十三的提议下,这批年轻的科学写作者们组织了这个供科学作者、译者、编辑和记者交流的平台,起名科学松鼠会。 半年后,科学松鼠会以最高的网友投票率,获得德国之声博客大赛“全球最佳博客”和“中文最佳博客”两项公众奖。“它的写作内容从玫瑰花到太空船,几乎涉及所有的科学主题,而且作者们有办法将科学写得活泼好看又不失专业。”这是主办网站对松鼠会的介绍。 然后是出书。今年1月11日,科学松鼠会的文集《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》的新书发布会后,出版社就决定即日加印5000册,达到11000册。目前已经加印到第5次,达到26000册。 松鼠会的成员里,既有本土的博士、硕士生,也有留美的博士后,很大一部分是直接受过国外文化熏陶的,互联网的知识共享精神也影响着这一代人。与《十万个为什么》里老科学家讲故事不同,这些年轻的科学作者们的文章,可以嬉笑怒骂,可以有人性的纠葛和困惑。如梁文道所说,“他们的科普小品简直有点像是带甜的凉茶”。 “‘科普’总有点高高在上的感觉,我来‘普
A:经济不景气,更需要心灵支撑。科学是其中一种。刚看完《星际迷航》最新一集,那句最有名的台词这样说道,“宇宙,人类最后的边疆。”科学的边疆无穷无尽,而大众亟需理解这些开拓。

Q :你觉得你的同龄人的最大问题是什么?

A:浮躁,不够耐心。

本刊记者 郑廷鑫 科学松鼠会一周岁了。 “这些我认识不到一年、见过不到十次的人,竟像十年的好朋友一样,一想起他们就觉得美好。”在周年庆回顾文章中,松鼠会的创办者姬十三这样说。 这些他认识不到一年的好朋友,散落在世界各地。一年前,在姬十三的提议下,这批年轻的科学写作者们组织了这个供科学作者、译者、编辑和记者交流的平台,起名科学松鼠会。 半年后,科学松鼠会以最高的网友投票率,获得德国之声博客大赛“全球最佳博客”和“中文最佳博客”两项公众奖。“它的写作内容从玫瑰花到太空船,几乎涉及所有的科学主题,而且作者们有办法将科学写得活泼好看又不失专业。”这是主办网站对松鼠会的介绍。 然后是出书。今年1月11日,科学松鼠会的文集《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》的新书发布会后,出版社就决定即日加印5000册,达到11000册。目前已经加印到第5次,达到26000册。 松鼠会的成员里,既有本土的博士、硕士生,也有留美的博士后,很大一部分是直接受过国外文化熏陶的,互联网的知识共享精神也影响着这一代人。与《十万个为什么》里老科学家讲故事不同,这些年轻的科学作者们的文章,可以嬉笑怒骂,可以有人性的纠葛和困惑。如梁文道所说,“他们的科普小品简直有点像是带甜的凉茶”。 “‘科普’总有点高高在上的感觉,我来‘普
Q:你认为什么样的人称得上是有领袖气质的?在世的人当中,你最钦佩的是谁?如果一定要你选,你的同龄人中够得上青年领袖的还有谁?

A:坚持、并能影响一批人坚持。我们所“认识”的“那么多人”,都是媒体包装后呈现给我们的。此种情况下,我不敢说什么人最值得我钦佩。如果在30岁上下的人中选,我选柴静。

Q:责任和个人自由,你最看重哪一个?

A:前者。人要有担当。

Q:对你影响最大的一本书、一部电影?

A:《自私的基因》、《接触》。

本刊记者 郑廷鑫 科学松鼠会一周岁了。 “这些我认识不到一年、见过不到十次的人,竟像十年的好朋友一样,一想起他们就觉得美好。”在周年庆回顾文章中,松鼠会的创办者姬十三这样说。 这些他认识不到一年的好朋友,散落在世界各地。一年前,在姬十三的提议下,这批年轻的科学写作者们组织了这个供科学作者、译者、编辑和记者交流的平台,起名科学松鼠会。 半年后,科学松鼠会以最高的网友投票率,获得德国之声博客大赛“全球最佳博客”和“中文最佳博客”两项公众奖。“它的写作内容从玫瑰花到太空船,几乎涉及所有的科学主题,而且作者们有办法将科学写得活泼好看又不失专业。”这是主办网站对松鼠会的介绍。 然后是出书。今年1月11日,科学松鼠会的文集《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》的新书发布会后,出版社就决定即日加印5000册,达到11000册。目前已经加印到第5次,达到26000册。 松鼠会的成员里,既有本土的博士、硕士生,也有留美的博士后,很大一部分是直接受过国外文化熏陶的,互联网的知识共享精神也影响着这一代人。与《十万个为什么》里老科学家讲故事不同,这些年轻的科学作者们的文章,可以嬉笑怒骂,可以有人性的纠葛和困惑。如梁文道所说,“他们的科普小品简直有点像是带甜的凉茶”。 “‘科普’总有点高高在上的感觉,我来‘普
Q:你觉得什么是最重要的?

A:保持宽容、平和的心境。

Q:你幸福吗?有没有不安?最大的担忧是什么?

本刊记者 郑廷鑫 科学松鼠会一周岁了。 “这些我认识不到一年、见过不到十次的人,竟像十年的好朋友一样,一想起他们就觉得美好。”在周年庆回顾文章中,松鼠会的创办者姬十三这样说。 这些他认识不到一年的好朋友,散落在世界各地。一年前,在姬十三的提议下,这批年轻的科学写作者们组织了这个供科学作者、译者、编辑和记者交流的平台,起名科学松鼠会。 半年后,科学松鼠会以最高的网友投票率,获得德国之声博客大赛“全球最佳博客”和“中文最佳博客”两项公众奖。“它的写作内容从玫瑰花到太空船,几乎涉及所有的科学主题,而且作者们有办法将科学写得活泼好看又不失专业。”这是主办网站对松鼠会的介绍。 然后是出书。今年1月11日,科学松鼠会的文集《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》的新书发布会后,出版社就决定即日加印5000册,达到11000册。目前已经加印到第5次,达到26000册。 松鼠会的成员里,既有本土的博士、硕士生,也有留美的博士后,很大一部分是直接受过国外文化熏陶的,互联网的知识共享精神也影响着这一代人。与《十万个为什么》里老科学家讲故事不同,这些年轻的科学作者们的文章,可以嬉笑怒骂,可以有人性的纠葛和困惑。如梁文道所说,“他们的科普小品简直有点像是带甜的凉茶”。 “‘科普’总有点高高在上的感觉,我来‘普
A:还不错。中午的太阳,可以看作才上升了一半,也可以看作再一半就要落了,乐观与悲观很多时候是对人不对事的。我只担忧自己能力的局限。



如何把“科学”传播给大众,殊非易事。 “剥开科学的坚果,用文字传播科学之美”,是这群兼具理性精神和人文趣味的作者们的雅愿
  • 上一篇:从八字看“漫画怪才”女孩的未来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阅读排行
    最新阅读
  • 关键词导航:笑话职场笑话儿童笑话两性笑话内涵笑话RSS地图

  • Copyright by 2014-2018笑话集锦. All Rights Reserved .辽ICP备05015113号